重庆麻将规则公式|重庆麻将换三张胡牌规则
當前位置:首頁 > 燃情歲月 >> 詳細

吹起號角,解放臨沂城——銘記歷史,繼往開來

來源:新華娛樂    發布時間:2015-09-01 07:02:00

  1945年抗日戰爭末期,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與日偽軍在沂蒙大地上展開了最后的戰爭,為最終解放臨沂城做攻堅準備。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以廣播《停戰詔書》的形式宣布無條件投降。16日,駐臨沂城日軍向棗莊方向逃竄。此時的臨沂城被以許蘭笙為首的偽臨沂第八保安大隊、邵子厚為首的偽費縣保安大隊以及王洪九的偽部共計4000多人盤踞,“過去北伐軍攻打臨沂城時也沒能動上一根毫毛。”偽部們仰仗著臨沂城固若金湯,守在城內拒降。

  1945年8月17日至9月11日,山東軍區調集部隊向臨沂城發起總攻,最終一舉解放了臨沂城。臨沂城解放以后,大批黨政軍機關移駐到這里辦公,很多百廢待興的民主決策從這里發出,一時間,臨沂成為山東解放區和華東解放區的首府。

  歷史的車輪在不斷前進,現如今的臨沂城經過幾代人的建設,天是那樣的藍,水是那樣的清,花是那樣的艷麗,成為一座美麗的臨沂之城,一座進步的臨沂之城,一座發達的臨沂之城。

  歷史不容被遺忘,中國人民取得了抗日戰爭的最后勝利,可是,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據不完全統計,山東八年抗戰損失初步統計:死亡668143人,占全省解放區總人口的5%;被抓壯丁393255人;受災受難的904083人;損失牲畜1079791頭,損失糧食1178486公斤,損失農具2542844件,燒毀房屋1151186間。1951年3月15日,《大眾日報》報道:全省“在八年抗戰中,被日寇殺害的同胞就有89萬5千人,受害難民達235萬人之多。”而作為抗戰前沿的沂蒙,損失占據了上述數據的很大一部分。

  而今,銘記歷史,繼往開來!

  ●3月8日,解放蒙陰城,此戰共殲日軍104人,斃傷偽軍255人,俘956人以及偽縣府所有人員,繳獲大批軍用物資和槍支彈藥,使泰山區和南沂蒙山區根據地連成一片。

  ●3月21日,郯城縣徐圩子村,八路軍郯城縣大隊二連100多人、區中隊40多人和部分武工隊員與村民們一道對抗日偽軍侵犯。此次保衛戰共擊斃日軍37名,偽軍數十名。

  ●3月下旬,王洪九部“山東省第十縱隊”3000多人盤踞在臨沂城西北地區,各據點有堅固工事、圍墻、炮樓,王洪九吹噓“十萬八萬八路軍也休想打開”。魯中軍區組織兵力圍剿王洪九部,歷時6天的戰斗共斃、傷王部特務大隊長以下434人,俘325人,繳獲手炮5門,手榴彈1276枚等一眾武器,解放村莊110多座。

  春,日軍大量增兵山東,在山東的兵力達到了10萬人,濱海地區東部又出現了緊張的斗爭局面。

  ●4月25日,山東省抗戰建國學院在莒南縣大官莊開學。

  ●5月初,日軍為建立沿海防御體系,集結了3萬兵力“掃蕩”魯中、濱海、渤海、膠東地區,“掃蕩”濱海的日軍海、陸、空軍近萬人。

  ●6月下旬,濱海軍區組織兵力討伐梁鐘亭,此人把持魯南地區大權,橫征暴斂、破壞抗戰,先后被他殘殺的抗日干部和群眾達到2000多人。8月11日,濱海行署在臨沭縣陳家巡會村召開公審大會,處決了梁鐘亭。

  ●7月中旬,濱海軍區四團、二軍分區獨立一團及地方武裝一部發起郯馬戰役,徹底解放了郯馬地區,使沂河兩岸著名的產糧區為民主政權所掌握。擴大了濱海與魯南兩大解放區的聯系,俯視日軍控制的隴海路。

  ●8月7日,八路軍魯中軍區和魯南軍區發起臨費邊戰役,最終解放了費縣縣城。

  ●8月11日,為執行毛主席提出的“抗戰已到最后階段,全國人民應加強團結,為獲得最后勝利而斗爭”大反攻任務,中共山東分局和山東軍區在莒南縣召開高級干部聯席會議,通過部隊整編,整編了27萬人。山東軍區又將10萬多民兵組成數十個“子弟兵團”,并動員10萬多民眾支援前線。

  ●8月13日,山東省政府在莒南大店成立。

  ●8月中旬,魯中軍區十一團向白沙埠王洪九偽部發起進攻,共斃敵支隊長以下500多人,俘200多人,繳獲長槍500多支。

  ●8月17日,臨沂城解放戰斗打響,羅榮桓親自部署,組建解放臨沂前線指揮部,決定調用3個主力團和1個地方獨立團參戰。當天我軍占領四關。9月11日零晨,我軍最后總攻開始,經過8個小時的巷戰,守敵4000人,除少數破城時逃竄外,大部被殲。臨沂城解放后,臨沂除王洪九盤踞的李家宅等據點外,全境解放。

  記者車少遠 衣方杰

  記者手記:

  重溫烈骨滿山香

  ——銘記歷史,

  是為警示未來

  8年抗戰,是插在中國胸口的利刃,是國人永遠的深創巨痛。

  歷時兩個多月,交織著沂蒙人民血與淚的“八百里沂蒙抗戰圖”緩緩展現在讀者們的眼前。我們心知,從臨沂城淪陷到解放,這接近8年的歷史是一部血淚史、屈辱史和抗爭史,無論多少筆墨文章,在歷史面前,都會顯得蒼白無力。

  隨著時間的推移,沂蒙這片土地上曾經被日寇炮火炸裂的傷口早已經愈合,高樓林立,人們的物質文化生活水平一天好過一天,仿佛那段烽火硝煙的歲月距離我們有些遙遠。

  在這座文明的城市里,你會路過沂州路老展覽館,你會路過蘭山路天主教堂,你會路過洗硯池街王羲之故居……就在70多年前,這片土地被日寇鐵蹄踐踏出了鮮血。同樣,70年前的這片土地,共產黨領導的人民用鮮血換回了和平。

  美麗的沂、沭河浩浩蕩蕩向南流淌著,70多年前,日寇的侵略幾乎滲透到了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村莊,殺光、燒光、搶光的“三光政策”弄得老百姓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肥沃的土地成片成片地荒蕪著,勤勞的沂蒙人民只能餓著肚子不停地逃難,棲棲遑遑于日寇槍炮之下,從來不敢想象明天。時至今日,這場侵略戰爭對人們的創傷和影響猶存。八期“八百里沂蒙抗戰圖”,我們的采訪對象有的是當年放下鋤頭拿起槍桿子的農民,有的是棄筆從戎的知識分子,還有的是工人、商人。“有一句話說出就是禍,有一句話能點得著火,別看五千年沒有說破,你猜得透火山的緘默?說不定是突然著了魔,突然青天里一個霹靂,爆一聲:咱們的中國!”聞一多先生的詩句,極準確地道出當時中華民族的集體悲愴,以及悲愴中爆發的火山般愛國激情。一寸山河一寸血,在民族存亡的生死關頭,他們不計個人得失,不計個人榮辱,不計生死與否,跟著共產黨誓死將日寇趕出了國門。

  天地之間,我們敬重他們是英雄。采訪寫稿時,筆觸會凝固,一時無語凝噎。

  硝煙散盡,激情仿佛早已退回斑斕的史影。這是一個和從前迥然不同的時代。“萬人爭負土,烈骨滿山香”,似乎已經是太遙遠的傳說了。互聯網超越了國界,戰火仿佛只存在于電腦游戲,年輕人最焦慮的,不再是家國之痛,而是就業、住房和股市的大起大落。開放的中國催生了震驚世界的經濟崛起,開辟了中華復興的嶄新途徑……換了人間之后,70年前曾經的苦難和壯烈紀念的意義何在?

  紀念的意義,恐怕就在于,在永不遺忘中,把中華民族的道德勇氣、賁張血性與和平愿望,一代一代傳承下去。

  生于憂患,死于安樂。人如此,國亦如此。70年距離我們很近,銘記歷史、緬懷先烈,是為了更好地珍視和平、警示未來。

來源:新華娛樂 編輯:張娜娜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重庆麻将规则公式 大赢家即时比分 福州麻将有什么技巧 股票涨跌幅计算公为绿色 澳洲幸运5直播查询 甘肃麻将 顧家官方商城 竞彩网篮球比分直播播 金股宝配资 35选7走势图综合版辽宁 篮球球探即时比分网 夢幻邂逅 今晚预测世界杯比分 手机日本av片推荐 118篮球比分直播 北单 打麻将赢红包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