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麻将规则公式|重庆麻将换三张胡牌规则
當前位置:首頁 > 燃情歲月 >> 詳細

26天激戰,收復臨沂城——古城內外,一片歡騰

來源:沂蒙晚報    發布時間:2015-09-01 07:04:00

  1945年9月11日,是所有臨沂人都應該時刻牢記的日子,就在這一天,黨和人民經過浴血奮戰,終于將籠罩在日偽鐵蹄之下長達近八年之久的臨沂城成功“解救”了出來。這一天,臨沂城舉城歡慶,這一天,人們的淚水與歡笑交織……訾忠,這位今天的耄耋老人,當年的弱冠少年,便親身經歷了那個特殊的歷史時刻。


我軍進入臨沂城。

  才走餓虎,又來豺狼

  訾忠,1924年出生在周井鋪村(現屬蘭山區義堂鎮),今年已是91歲高齡,居住在臨沂市蘭山區。

  1945年,剛剛21歲的訾忠已經是趙鎛縣(今蘭陵縣)第七區區委書記,主要工作就是“對敵斗爭”。“當時的敵人除了日軍以外,還有大量的偽軍以及以王洪九為首的國民黨頑固派反動勢力。”訾老告訴記者,每個區有自己的地方武裝,他所在的趙鎛縣第七區當時有60多個人,60多桿槍,平日里多采用靈活的游擊戰術與敵人展開堅持不懈的斗爭。

  1945年8月15日,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傳來,日本天皇裕仁廣播停戰詔書,宣布無條件投降,歷時八年的抗日戰爭取得了徹底勝利,全國人民載歌載舞,沉浸在歡樂之中。16日,駐守臨沂城的日軍逃往棗莊。

  “但當時臨沂人心里很清楚,還遠遠不到慶祝的時候。”訾老告訴記者,臨沂是隴海鐵路以北的軍事重地,是魯南、魯中和濱海三個抗日根據地的聯系樞紐,也是偽沂州道尹公署駐地,盤踞著作惡多端的偽沂州道皇協軍王洪九部及偽臨沂保安第八大隊和后來逃竄到這里的偽費縣保安大隊。日軍宣布投降,王洪九乘機撕下“沂州道皇協軍”的旗號,搖身一變,又成了國民黨軍,轄制臨沂城內4000余名偽軍,拒絕向八路軍投降,伺機配合國民黨軍向抗日根據地進攻。他們憑借日軍逃跑時遺留下來的防御工事和大批的武器彈藥、糧草,妄圖長期固守。

  “臨沂城兩層城墻高15米,厚12米,上面能跑汽車,炸藥一般不管用。城墻對里對外都有槍眼,并有3層火力。進了第一道城墻,很少有能活著回來的。護城河寬兩丈,長年灌滿壕水。”訾老告訴記者,日軍棄城逃往棗莊后,城內偽臨沂保安大隊長許蘭笙急速把偽沂州道皇協軍王洪九一部,偽費縣保安大隊長邵子厚部接進城內,使城內總兵力達到4000人。駐守臨沂城北的王洪九,派參謀陳維章到城內組建了臨沂城防指揮部,并將日軍頭目金城恒碩留下,共同據守頑抗。王洪九、許蘭笙、邵子厚等偽頑軍頭子糾合在一起,倚仗日軍留下的大量武器彈藥、幾十萬斤糧食和堅固的城防,橫下一條心與八路軍頑抗。

  幾次攻城,接連受挫

  1945年8月17日,山東軍區調集山東野戰軍第二師第四團、山東軍區特務團、警備三旅第十一團和濱海區臨沭獨立團等地方部隊組成臨沂前線指揮部,對臨沂發起進攻。

  當晚,第十一團以強大火力作掩護,向守城偽軍發起攻擊,當即占領四關。經5小時激戰,八路軍以傷亡70余人的代價,炸開臨沂城北門3道門中的2道。正當部隊向最后一道城門推進時,突然接到城東郊的山東野戰軍第二師的3道命令,要第十一團停止攻擊,撤出戰斗,攻城任務由濱海軍區第四團和第二軍分區部隊接管。第十一團因不明了上級作戰意圖,只好撤離戰場。

  兩天后,濱海軍區第四團在山東野戰軍第二師師長羅華生率領下,從城南關向守敵發起攻擊。四團利用與城墻一般高的美國教會醫院樓房,在輕、重機槍掩護下架梯強攻,結果兩次攻上城墻,均被城頭偽頑軍的密集火力反擊下來,四團傷亡二三百人,攻擊失利。

  訾老告訴記者,消息傳到莒南大店,山東軍區司令員羅榮桓非常焦急。他決定集中3個主力團、1個地方獨立團協同作戰,發起總攻,并派山東軍區參謀處長李作鵬到前線指揮。

  8月20日6時40分,我軍發起總攻。但由于城高墻厚,里外均用沙袋護衛,連續四次爆破,僅炸翻城墻外殼數百米和墻上兩個炮樓。我軍在猛烈炮火掩護下,發起強攻。一排排戰士,一道道人流,越過城壕,撲向城墻。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喊殺聲,匯成一股股狂濤巨浪。但是,城頭偽頑軍利用高墻深溝、精良的武器和充足的彈藥,拼死還擊。

  戰斗開始不久,即進入白熱化狀態。攻城部隊英勇頑強,不怕犧牲。特務團突擊隊第四連,在敵人集束手榴彈轟擊下,前仆后繼,架梯登城。指導員楊光,在率隊沖鋒前,從衣袋里掏出所有的東西作了交代,并且指定了代理人。架云梯時,他負了重傷,仍向沖鋒的戰士喊到:“沖呀,沖上去就是勝利!”戰士傅延祥,為了不讓梯子被敵人推下來,用肩膀將梯子死死頂住。數十個偽軍集中向他射擊,一齊用手榴彈向他投擲,但他毫不畏懼,從前線撤下來之后,衛生員發現他身上負傷11處,全身衣服被血浸透。特務團后續部隊一部,被敵人的強大火力壓迫在城墻下的一片開闊地里,傷亡大量增加。沒有犧牲的同志,一個接一個地滾回護城壕,暫時躲避猛烈的炮火。他們長時間泡在水里,蹲不下,站不穩,又饑餓,又勞累。我軍陣地上的戰友,只好將窩頭扔進水里,讓他們撈起充饑。這些戰士一直堅持到天黑,才撤回我軍陣地。城東南角,濱海第四團的指戰員,也與敵人展開了殊死搏斗。部分突擊隊員冒著密集的戰火,英勇地登上城墻,占領了東南角的碉堡。但友鄰陣地的重機槍沒能封鎖住南門的城樓,敵人火力截斷了攻城部隊的登城云梯,封鎖住了即將登城的第二梯隊。

  城墻上的戰士孤軍奮戰,同敵人展開了激烈的搏斗。南門城樓的敵人端著步槍、輕機槍,成群地向東沖來,東城的敵人也由北向南,向他們夾擊。沖鋒的戰士們退回碉堡,向外投擲炸彈。他們拼完所有的槍彈后,同敵人展開了肉搏,又有人犧牲。沒有倒下的戰士,毅然翻身跳下十幾米高的城墻,爬回我軍陣地。緊接著第二次攻擊,也由于偽頑軍死命頑抗,又加上城防堅固,我特務團、第四團第三營、第十一團第三營雖然打得勇猛頑強,但都被守敵的猛烈炮火所壓制,被反擊到城壕內,遭受重大傷亡,被迫撤出戰斗。

  坑道爆破,收復城池

  我攻城部隊總結前段時間攻城受挫的原因,詳細分析各種情況,決定選擇在城西北角用坑道作業的方法,爆破城墻,打開突破口。經過8晝夜的努力,一條100多米長的坑道終于挖成。工兵連夜向坑道里運送炸藥2000公斤。9月10日清晨,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帶著硝煙和塵土的氣流向四面猛烈沖擊,城西北角的大碉堡無影無蹤,整座城墻被炸開了一個30多米寬的大豁口。接著,我軍自晨至午連續兩次向突破口攻擊。因遭到正面敵人的頑抗和左右兩翼火力的封鎖,都沒有奏效。

  9月11日凌晨1時15分,我軍發起總攻,東、南兩面佯攻配合,西北突破口主攻。我突擊部隊沖上城墻,向敵逼近。我軍一個戰士把一個10公斤的大炸藥包塞進敵人工事,將敵人的火力炸啞,我軍乘機占領了突破口陣地。敵人連續組織了8次反撲,均被我軍擊潰。戰斗開始向兩翼發展。沿城墻所有敵人的掩體和火力點都被我軍摧毀。接著我軍向城里各個區域挺進,與敵人展開激烈的巷戰。敵人受到重大殺傷后,紛紛繳械投降。11日黎明,經過26天的激戰后,古城臨沂宣告解放。

  被日偽軍盤踞了近8年的臨沂城解放了,古城內外,一片歡騰。這是山東抗日軍民在大反攻階段打得時間最長、戰斗最為激烈艱苦的一次攻堅戰,給我軍以極大的自信,也為城市攻堅戰積累了寶貴經驗。

  臨沂城的解放,讓被日軍和偽軍害苦了的臨沂人民揚眉吐氣,使魯南、魯中和濱海三個戰略區連成一片,為我軍爭取更大勝利奠定了良好的基礎。“想想70年前的場景,好像就在昨天,那是一段永生不會磨滅的記憶,時刻提醒我如今幸福生活的來之不易。”訾老對記者說。

    記者 車少遠 衣方杰

來源:沂蒙晚報 編輯:張娜娜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重庆麻将规则公式 澳通金服配资 7星彩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走 黄冈麻将红中赖子杠 闲来麻将下载手机版 十一运夺金 11选5内蒙古 湖北晃晃麻将游戏下载 nba比分mso 山东十一选五手机版 成都麻将遥控器 比分网球探 最全篮球比分直播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002683 狂欢节 哈尔滨麻将带漏开牌炸